当前位置:首页 - 北京赛车龙虎规则

广西河池国土局起诉房企索赔亿元 高压电杆成焦点

2018-05-08

  近日,河池一起“天价违约金案”开庭——河池市国土资源局起诉河池星宇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下称“星宇房地产”)及法定代表人、股东韦俊蒙违约,索赔违约金9297.5万元!

  让人意外的是,一根高压电线杆,成为庭审中双方争辩的焦点,并可能影响这一案件的走向。

  2010年10月11日,韦俊蒙以1.04亿元竞得31.5亩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该价格刷新当年河池地价新高。

  2012年10月25日,市土地储备中心已组织协调相关部门拆除该地块附着物电线迁移,而星宇房地产在第二期土地出让金履行期限届满后,经原告书面催缴,2016年6月1日才付清全部土地出让金,这一行为已构成违约。按出让合同约定,应支付违约金共9297.5万元。

  此外,韦俊蒙系星宇房地产的法定代表人和主要股东,其参与竞得该地块后,星宇房地产和原告签订了《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出让合同》。因此,他应对延期支付出让金的行为承担连带责任。

  在双方举证后,该案审判法官认为,土地出让金是否逾期缴纳、是否应该调整违约金、韦俊蒙是否在本案中存在连带责任,成为此次庭审的3个核心问题。

  韦俊蒙的代理律师表示:韦俊蒙不具备本案被告主体资格。公司股东只有在滥用股东有限责任、逃避债务、严重损害公司债权人利益的情形下才负连带责任,而本案不存在此种情形。因此,要求韦俊蒙承担连带责任没有法律依据。

  对于第一期土地出让金延期7天缴纳,星宇房地产并无异议,但原告提出要10.5万元违约金,价格过高,应减少至14625元~19012.5元之间。

  此外,律师认为,该地块上的高压线于2017年5月31日才迁移完毕,而星宇房地产第二期土地出让金,是在2016年6月1日支付,因此不存在违约情形。

  同时韦俊蒙在庭上发言称,竞得该块土地使用权后,公司到国土部门办证时遭遇“办证难”。他前后百余次跑国土部门,至今仍有一些证件未能办理,因此错失最佳发展时机,造成了巨大经济损失。

  早报君在旁听时发现,双方签订的土地出让合同中,有一项约定成为此次庭审的焦点之一。该项约定内容为:“自市政府协调供电部门拆除高压线后60日内,一次性付清余下的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出让款”。

  原告律师在庭上提出,河池市土地储备中心组织协调相关部门拆除该地块附着物电线迁移,完成时间为2012年10月25日。

  为了确认该地块是否还存在高压线杆,在原告多次下发催款通知书的背景下,星宇房地产于2016年7月委托河池市规划勘察测绘院进行测绘,并发函问询河池供电局。

  河池市城西新区六十米大道南侧CR09-2号地块内的10KV高压线为我局所属产权的10KV教育线16号杆,该线路目前为带电使用状态。

  据悉,该高压电线杆在地块红线范围内,距离红线只有5米,在开发地块时无意被发现。于是,星宇房地产立即致函要求河池市国土资源局迁移该高压线,但没有得到任何书面答复。

  此外,河池供电局城区分局2016年10月21日还给被告星宇房地产送达了《电力安全隐患告知书》,要求星宇房地产停止施工进行整改。

  直到2017年5月25日,河池市土地储备中心才委托广西河池创元有限责任公司拆除该高压线,2017年5月31日方拆除完毕。

  被告代理律师认为,被告已在2016年6月1日支付第二期土地出让金,因此不存在违约行为。

  河池市国土资源局委托律师对此辩称:合同约定“自市政府协调供电部门拆除高压线后60日内”,只是“拆除高压线后”,未指明“拆完”或“拆清”高压线。

  被告代理律师再次反驳称:上述合同约定并不存在理解歧义,并且在原告提出的多份证据及催款通知书中,多次提到“已将附着物电线迁移完成”等字眼,这和合同中的约定是一致的。

  即便理解上有歧义,因双方签订的是格式合同,根据合同法第41条规定:对格式条款的理解发生争议的,应当按照通常理解予以解释。对格式条款有两种以上解释的,应当作出不利于提供格式条款一方的解释。

  因此,“原告一方存在多种牵强附会的依据,主张9000多万元的天价违约金不公平,法院应驳回”。

  庭审从上午一直进行到下午1时,原告方代理人当庭同意调解,但因原告方未授权代理人进行调解,法官未组织双方调解。该案将择日宣判。

网站栏目
最新文章
随机文章
随机文章
copyright © 2016-2017